卢然:浅析抗日英雄孙铭武救国救亡进步革命思想的形成抚顺七千年网站

尊龙在线

2018-10-07

1911年辛亥革命后不久,清朝最后一位太后隆裕被迫抱着6岁的小皇帝溥仪宣布退位。 从此,中国在名义上进入了共和时代。

然而,民国的建立并未带来和平,随之而来的只有长期的军阀混战。 不仅北洋余孽拥兵割据,国民党内各派系军队还相互厮杀,日寇则利用中国内战大举入侵,东北地区匪盗四起,民不聊生。

这期间,孙铭武在兴京先后任预警所长、保董。 “兴京界前三家子保董孙鸣五(武),……前充预警所长。

改充今差以来,于缉捕上素负勇敢之名。 ”[7]1915年12月12日,袁世凯宣布准备成立中华帝国,推行君主立宪制,拟定1916年为洪宪元年。 不久,蔡锷发动云南起义,护国战争爆发。 孙中山派辛亥革命武昌起义指挥者之一、辛亥革命元勋居正回国,召集各方反袁志士。

1916年2月25日,居正带着孙中山的指示返回国内,赶往大连,召集东北反袁力量赴青岛,组建中华革命军东北军,准备举义。

孙铭武很可能就是在这样背景下离开家乡参加“讨袁运动”的。

《东北人物大辞典》中非常简略地记载:“民国五年(1916),(孙铭武)于千金寨参加声讨袁世凯运动”,至于孙铭武是如何进行“讨袁”活动的并未言明。

有一条资料值得重视。 1916年夏,兴京县知亊在给奉天省长张作霖的报告中提到,“……八家子(今清原)商团团总方文启伙同无业游民由福臣加入保皇党,从大连潜回后,携带大量现金购买枪马,以招集木工赴千金寨为名大肆活动。 并勾结兴京界前三家子保董孙鸣五(武)参与其中。 拒查,现已在黑石基、北仓什组织四十余名人员,铁岭、兴京尚有若干名。

”报告还称,“该(孙铭武)保董因病请假,……现在尚在假期以内,初不知该保董有前项妄谬行为。 准咨各情,巳由知亊饬将该保董撤去差使,并分饬警团严缉,务获究办。 ”[7]可以看出,孙铭武请假参与了方文启组织的招兵买马活动,并因此被撤了职。

居正带着孙中山的指示来大连,组建革命军;方文启从大连潜回兴京招兵买马;史料记载孙铭武参与了“讨袁”活动,由此判断,孙铭武“讨袁”很可能是参加了居正的中华革命军东北军。 资料显示,“讨袁”结束后,孙铭武便进入了奉军,先后参加了两次直奉战争。

1924年(民国十三年)任吉长镇守使第八旅运输队中校大队长,不久充任昌黎县警察局长,直隶(今河北)临、抚、昌、卢、迁五县警备司令部上校参谋长兼地方保甲团团总。

昌黎,是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之一李大钊早期开展革命活动的主要地点,昌黎县城北的五峰山,是李大钊先后8次游览、客居、避难,从事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拓荒、播种工作的地方。

抚顺市社科院副院长、抚顺党史专家先生认为,孙铭武在昌黎任警察局长时,李大钊正在昌黎的五峰山避难,这一时期孙铭武和李大钊很可能有过接触,孙铭武接受“中国共产党反帝反封建主张的影响”,也应该以此为开端。

笔者以为,这种判断可能性是很大的。 1959年4月,李大钊的女儿李星华曾撰写回忆文章谈到父亲到五峰山避难的经历,并提及发生在昌黎的一件大事:日本人枪杀五位中国路警。

李大钊得知此事后,表现出的强烈愤慨,称这是“弥天之耻辱”,并发誓,“山盟海誓,与日寇不共戴天,有如碣石。 ”[8]1925年“五卅惨案”发生后,昌黎广大学生联系起“弥天之耻辱”,各中小学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学生运动,纷纷进行罢课、集会游行,抵制日货。

而这时,孙铭武正在昌黎警察局长的任上。

有一天,当游行队伍走到昌黎西门城隍庙向群众宣传时,突然闯进五个日本兵,手持枪支,挤到台前进行威胁。 青年学生的正义爱国行动,打动了时任警察局长的孙铭武,他立即拔出手枪,走上台去,大声宣布:“我有责任保护中国人民的生命安全,谁要动武,我们也会不客气地动武!”[9]孙铭武的表态,让在场的学生群众更加激昂,在全场群众的声势压力下,那五个日本鬼子灰溜溜地退出去了。 虽然目前还没有发现孙铭武与李大钊接触的直接证据,但从多年之后,昌黎人还能记得这件事,足以说明,孙铭当时举动是给昌黎人留下了深刻印象的。

联系李大钊当时对此事的愤恨,推测两人之间有过接触的可能性就更大了。 先生认为,“此一时期很多奉系的青年军人,都是在李大钊开展革命活动较早的河北省接受了共产党的救国救民思想的。

”[10]大汉奸于芷山诱骗并杀害孙铭武时,跟随孙铭武一起组建“血盟救国军”的张显铭也在其中。

他在身中数弹后,侥幸生还。

在抚顺养伤数月,后化妆前往北平。 劫后余生的张显铭在1933年撰写过相关经历。

他说:“孙君(孙铭武)者清原县人也,慷慨任侠,有古烈之风,卒业于警甲学校,历任军界要职,奔走革命事业有年,相知最深,余之畏友也。

”[11]按常理说,孙铭武1925年离开奉军,家有丰厚田产,应该回乡,但他却在沈阳支撑一家并不赚钱的小旅馆,让人不易理解。

但与张显铭所说“奔走革命事业有年”联系起来看,孙铭武从离开奉军到回乡举旗抗日这6年间,并非意在谋生。 孙铭武被于芷山软禁当夜,明悉将惨遭毒手。

他给自己的儿子写了一封遗书被带出。 其中谈到:“治刚、治国二子知悉,父生年四十有四,时置国家变乱,余本国家军人,必须与国同难,故奋然抗日,号召民众救国,但不幸中途惨遭挫折。 父今为国而死,吾子必继父志,为国努力……。 ”直到就义之前,孙铭武想的还是救国,足见其意志之坚,信念之牢。 或可以说,身为旧时代军人的孙铭武,其思想、信念是超越了时代的。

人的思想、信念都不是凭空形成的。 孙铭武的思想、信念的形成和转变必然也是由一些特殊的经历而促成的。 综合以上资料,我们分析,孙铭武个人思想、信念的形成一定是受到了张榕、李大钊的影响,是这两位革命先驱促使他一步步走上了救国救亡的道路。 从这个意义上说,孙铭武称得上是一名反帝反封建的革命斗士。